雅库小说网 > 锦衣春秋 > 第七五一章 侯门深似海

第七五一章 侯门深似海


                佛堂中惊心动魄的对话,让齐宁背脊发寒。

他一直觉得如果有一个值得自己信任的人,必然是顾清菡莫属,但现在所发现的秘密,却成了一种讽刺。

他这时候也终于明白,佛堂里这个看似行将就木的老婆子,其实一直都在掌控着锦衣侯府,甚至于顾清菡也不得不屈从于她的威势之下。

侯门深似海,这句话齐宁听过无数次,但这时候才真正领略到其中的意思。

齐宁实在有些想不通,这老婆子行将就木,为何还有如此强烈的掌控欲?她又为何利用顾清菡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

猛然间心下一凛,暗想难不成这老婆子竟然看出什么破绽来?

但是这却又有些说不通,如果说太夫人当真看出自己是假冒的锦衣世子,为何不揭穿?以她在锦衣侯府的地位,随口一句话,自己只怕就要粉身碎骨。如果她看出自己是个西贝货,又为何不担心真正的锦衣世子下落?

而且为了救治自己,太夫人甚至让齐玉上山出家为僧,若说太夫人看穿破绽,这些事情就很难解释清楚。

忽地又想到太夫人刚才称呼柳素衣为“贱人”,显然是对柳素衣心存怨恨,那么她派顾清菡监视自己,有没有是因为柳素衣的缘故?

齐宁一直不知道柳素衣身上到底藏着怎样的秘密,但是柳素衣显然是一个很有故事的女人。

无论是卓青阳还是丐帮帮主向百影,甚至于遥远西川的苗家大巫,似乎都对柳素衣颇为了解,这几人都算得上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却又都是天各一方,柳素衣能够认识这些人,自然也不是缩在闺阁之内的普通女子,在柳素衣身上,到底有着怎样的秘密,为何会招致太夫人如此怨恨?

齐宁思维敏捷,想到此处,忽地想到一种可能。

原来那个锦衣世子是一个许多人都知道的傻子,这就是在有些反常了。

锦衣世子的父亲是统帅千军万马的帝国将军,其母柳素衣更是深得卓青阳此等文坛巨匠的赞许,这两人自然都是才思过人之辈,又如何会生下一个浑噩无知的傻子来?这其中是否另有缘故?

瞧太夫人对柳素衣的态度,有没有可能是因为恨屋及屋,太夫人因为对柳素衣的怨恨,所以将这怨恨牵涉到了锦衣世子的身上来?这倒并非没有可能,也正因为她对锦衣世子的厌恶,所以一直对齐宁有着偏见,齐宁承袭锦衣候爵位后,太夫人总担心齐宁会做出有害锦衣齐家的事情来,这才派顾清菡监视。

齐宁若有所思,佛堂内却是静了一阵。

齐宁心中冷笑,暗想你担心老子伤害锦衣齐家,老子还真不愿意挑这个担子,要不是因为顾清菡的缘故,老子早就远走高飞。

他如今在锦衣齐家安定下来,一来是因为顾清菡的缘故,二来也是因为想要利用锦衣齐家的势力帮助隆泰小皇帝坐稳皇位,若是没有这样的缘故,他实在不关心锦衣齐家究竟是沉是浮。

屋内沉寂片刻,才听太夫人那隐隐的声音问道:“大光明寺那边,是否还没有齐玉的消息?”

顾清菡轻声回道:“齐玉被挟持而走后,就一直没有消息,大光明寺也已经派人知会楚国境内各大寺庙,暗中找寻齐玉。”

太夫人并没有立刻说话,片刻之后才道:“你先下去吧,齐玉若是有消息,你再来回我。”

“是。”顾清菡恭敬道。

齐宁听在耳中,心想原来这老婆子已经知道齐玉被暮野王带走的消息,看来还真是足不出户却知晓外面的事情,不过从太夫人的语气中,却也听出这老婆子对齐玉也颇为关心,不过想想也释然,齐玉虽然出家为僧,但他身上毕竟也是流着齐景的血液,老婆子牵挂也是人之常情。

听到屋内传来脚步声,齐宁知道顾清菡要出门,立刻向后退去,闪身躲到屋侧,微探头瞧过去,果见到顾清菡已经从屋里出来,随即带上门,伸手提起灯笼,四下里看了看,这才提着灯笼向院外走去。

看着顾清菡婀娜妖娆的身姿,齐宁心中有些懊恼,心想自己还真是被美色所迷。

当初进到侯府第一眼看到顾清菡这美少妇,立时便动了心,其后更是被她的温柔体贴所打动,一直对她存有非分之心,谁知道她竟然是埋在自己身边的眼线,心里有些愤怒,却有一丝莫名的酸楚。

顾清菡出门之后,院内又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齐宁脸色有些冷峻,微微站出身来,盯着佛堂门,唇角泛起冷笑。

回到自己的屋里,齐宁感觉从未有过的疲惫,也不更衣,径自往床上一躺,双臂枕在脑后,闭上眼睛。

他对锦衣侯府有归属感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有顾清菡这么一个人,今夜发现其中的秘密,一时间便觉得与顾清菡的距离宛若天涯海角,那个娇媚温柔的美少妇在他脑中的影像本来是异常清晰,一颦一笑都如同画像一般印在自己的脑海里,但这时候却发现那美丽的容颜和柔美的身段在自己的脑中越来越模糊。

人心难测,齐宁心中感慨,躺在床上却是心烦意乱。

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听到敲门声响起,齐宁反应极快,翻身坐起,沉声道:“是谁?”

便听到外面传来顾清菡柔美的声音:“宁儿,是我!”

齐宁皱起眉头,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过去打开了门,便见到顾清菡提着一只饭盒正站在门外,面若桃花,薄纱素裹,**蜂腰,美不胜收。

若是今晚之前,齐宁看到顾清菡主动上门来,自然是欢喜得很,但此刻心中有事,申请却显得颇有些淡然,问道:“三娘有事吗?”

齐宁的态度,顾清菡显然有些意外,但却还是浅浅一笑,道:“他们说你晚上还没有吃东西,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给你熬了点汤,你趁热喝了吧。”便要进屋来,齐宁却是伸手拦住,道:“三娘,天色已晚,我也不饿,你进我屋里,不怕被人看见?”

顾清菡一愣,俏媚的脸上满是惊讶之色,犹豫一下,将饭盒递过来,道:“那你自己拿进去吧。”

齐宁也不接,道:“我说了,我不饿。”

顾清菡咬着红唇,美眸瞟了齐宁一眼,见齐宁面色冷淡,秀眉微蹙,终是道:“那你要是饿了,找人就好。”转身便走,齐宁从背后看她,那玉背如同琵琶般优美,腰肢纤细,圆臀丰满,心中暗叹,心想以前有人说女人越美越容易骗人,现在看来还真是不假。

顾清菡走出几步,却停下步子,回过头来,见齐宁正站在门边看着自己,一咬牙,却是扭着腰肢走回来,瞪着齐宁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好心给你送汤,你为何这般爱理不睬?我又是哪里得罪你了?”

“没有哪里得罪,三娘多心了。”齐宁道:“三娘一直担心自己的名誉受损,我想了想,你的担心不无道理,所以我觉着以后咱们还是不要太靠近的好。”

“你......!”顾清菡眉宇间隐隐现出怒色,道:“好,你想通了就好,以后我看见你,绕着走就是,免得你看到我心烦。”

齐宁叹了口气,道:“三娘又何必这样说,我并没有说看到你心烦。”

“那你.....那你把我当什么?”顾清菡咬着红唇,那粉润的红唇似乎都要咬出血来,“你想靠近就靠近,你想不理就不理,你.....!”说到这里,眼圈竟是微微泛红。

齐宁虽然不会因为顾清菡流两滴泪就会心软,但心里却也清楚,顾清菡虽然是在监视自己,但却也是迫于无奈,为太夫人所逼,而且先前在佛堂听她和太夫人说话,对自己也还算回护,轻叹道:“三娘,以前我如果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放在心上,是我年少无知。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犯错了。”

顾清菡见齐宁神情肃然,不由呆了一下,随即却是一笑,笑容甚至有些凄然,道:“你说得对,你年少无知,我也跟着犯傻,其实和你没关系,都是我.....都是我的错。”说到这里,泪珠已经滚落,抬手捂住嘴,转身就走,这一次却没有停留。

齐宁看着她倩影消失,站在门前发呆,片刻之后,回过神来,却感觉心中一片空虚,抬头看了看暮色苍穹,苦笑摇头,转身要回屋,但屋内一片冷清,让他的心情更是不好,当下也不回屋,顺手将门带上,走到院中,却感觉心头颇为压抑,沉吟片刻,径自往侯府的马棚去。

他只觉这时候必须出门透透气,才能顺顺思绪,也没让人备马,自己知道侯府马厩所在,到了后院马厩,马厩内一排马棚,也有十几匹马。

锦衣齐家是军人世家,所以豢养的马匹都是千里挑一的良驹,齐宁刚到马厩边上,旁边立刻上前一人来,笑眯眯道:“侯爷,这么晚了,还没歇着?”

齐宁见那人四十多岁年纪,身形偏胖,脑袋上还秃顶,大圆脸小眼睛,一看打扮就是马厩里的马夫,吩咐道:“套一匹马,我要出门。”
                >show_style();
                  >show_style2();
                
  style="font-size:12px;"  href="/xiaoshuo/19/19058/8860325.html"    id='pager_prev'  ss='pre'>上一页      href="/xiaoshuo/19/19058/"    id="pager_current"  ss="back">返回目录      href="/xiaoshuo/19/19058/8862107.html"    id='pager_next'  ss='next'>下一页

  type="text/javascript"  src="/new/js/pagebottom.js">
                
                  >show_style3();
            

  https://www.yakuw.com/shu/13226/27960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akuw.com。雅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ak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