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库小说网 > 乱清 > 第一二零章 华容道 (替盟主老式留声机加更)

第一二零章 华容道 (替盟主老式留声机加更)


                同治二年四月十八凌晨,停泊在九洑洲的轩军水师,以金台百粤两舰上的一百一十磅和六十八磅主炮,开火炮击江宁北城。

巨炮一响,江宁四围震惊,特别是吉字大营中的曾国荃,弄清了是怎么回事之后,再一次暴跳如雷。

“关逸轩可恶!”他象一只红了眼的困兽,在帐中急速转了几个圈子,才停下脚步。

“传他们到我的中营来会议!”

要传来的人,是他手下的几位大将,李臣典、萧孚泗、朱洪章、彭毓橘、刘连捷这一干人。其中除了朱洪章是贵州人,其他大多是曾国藩从湖南带出来的嫡系,像李臣典,原来干脆就是曾国藩的亲兵。

“人家要来抢功劳了!”曾国荃阴沉着脸,双目如火,瞪视这他手下的这班将领,“今天早上,轩军水师已经开炮,你们都听见了?”

“没那么便宜的事!”萧孚泗第一个叫起来,“我们打了多少年,才打到江宁城底下,单从去年四月九帅在雨花台扎营,到现在就已经整整一年了,不管多苦多难,都是我们湘军在承受,他关卓凡想要抢走这份功劳,门都没有!”

“不错,江宁是我们吉字大营包下的!”刘连捷的宿醉还未醒透,也嚷嚷起来,“连鲍提督都不敢跟我们抢,他关卓凡是个什么东西?我们打安庆的时候,他还只不过是个五品的佐领,现在倒要爬到我们头上来了?他敢来跟九帅抢功,我刘连捷就敢跟他拼命!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话还没有说完。不防却被曾国荃一口啐在脸上。惊愕地看着这位九帅,不敢吱声了。

“你们说的那都是屁话!”暴怒的曾国荃逼视着刘连捷,“他是御前侍卫,你比得了吗?他是正牌子的正黄旗籍,你比得了吗?他身上的黄马褂,你有吗?他头上的双眼花翎,你有吗?”

双眼花翎这种东西,连老帅都还没有。底下人又怎么会有?一班将领都不吭声了。

曾国荃的暴怒,事出有因——轩军的人虽然没有进城,但炮弹却已经飞进了城!

这样一来,到时候克复江宁的功劳,无论如何也要被关卓凡分走大大的一份了。偏偏他的作为,又丝毫没有违反他对自己大哥的承诺!这一份窝囊,如何不令曾国荃怒火中烧?

“跟轩军的这笔账,以后再算!现在说别的都没有用,只有尽快把江宁打下来,才是正办。”曾国荃稍稍冷静下来。将手一挥,“不然哪一天不小心。被轩军把江宁打破了,那才是笑话。吉字大营的四万多人,人人找一根索子,吊死算了!”

这样一来,大家都起了拼命的心。既然说要尽快打破江宁,那原来单靠围城的法子就不能用了,必须要强攻。几个人围着曾国荃商量的半天,最后决定,还是以南面的太平门为主攻点,把两件事办好:一是要尽快拿下龙脖子上那座“地堡城”,二是加快地道的挖掘,十道并进。

“能不能成功,这个月内就要见分晓!”曾国荃环顾一圈,动情地说道,“大哥栽培了我们这么多年,在安庆翘首以望,我们不能对他不起!我们这几个,都是生死兄弟,眼前的这一场大富贵,也决不能拱手让人!传令各营,只要打破江宁,准许大掠三日,军法不禁!”

*

龙脖子到富贵山一带,是钟山南麓,紧贴江宁城的太平门。因为这里是进攻金陵的最有利之处,所以历来定都金陵的王朝,这里总是守护最重的地方。

太平军也不例外,在这里筑有两座巨大的石垒,坚固异常,分别命名为“天堡城”和“地堡城”。湘军围城大半年之后,付出重大代价,终于拿下了天堡城,但剩下那一座地堡城,却无论如何也攻它不破。

这一回,不破也不成了,湘军下了死决心,由萧孚泗和刘连捷两部,一共八千人,日夜冲击,按照“炮火、打枪、冲锋”这样的次序,一遍又一遍,往复不息。守堡的“沐王”何震川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依靠着西洋大炮和开花弹的威力,苦苦支撑。然而开花弹毕竟越打越少,十几天打下来,湘军固然死伤枕籍,但垒中的炮声也渐渐变得稀落了。

曾国荃瞧出了便宜,把后面的朱洪章叫了过来。

“焕文,按你说的,做盾墙!”

“盾墙”是朱洪章所发明的一道移动的篱笆,就地取材,以芦苇、竹枝、木条,一层一层密密编成,厚达两尺,高七尺,每一层之间,填入茅草和稀泥夯实,除了不能抵挡开花炮,其他的炮子和霰弹都不能穿透。

这样的盾墙,一共做了三十个,湘军的敢死队,在盾墙后面推着炮,一点一点地向地堡城推进。何震川以开花弹破毁了十余个,炮弹终于告罄,便再也没有办法,被湘军的十余门炮抵近,一齐开火,数百名敢死队更是只穿了裤头,赤膊挥刀,蜂拥而上,终于攻入了这座坚守一年有余的大堡。

堡中的太平军,精疲力竭,虽然以枪、矛和赤手肉搏来抵抗,但终究敌不过湘军特选的死士,六百余人全数被杀,地堡城遂告陷落。

地堡城一失,江宁之南便再无可以依托据守的屏障,主持大局的李秀成,唯有倚靠厚重的城墙,来做最后的防御了。

关卓凡收到这个消息,立刻传令团官以上的将领,到大营会议,听候调遣。于是,驻栖霞的姜德和吴建瀛,驻方山的丁世杰、张勇和伊克桑,在三地之间机动的刘玉林和展东禄,都在当夜纷纷赶到关卓凡驻节的索墅,与华尔、福瑞斯特和白齐文一起,齐集于关卓凡的中军大帐之内。

“江宁就快破了,”关卓凡开门见山,“我曾经跟曾督帅说过,轩军就是来拾遗补缺的,现在时候到了。从栖霞到方山一线,每个团官,都要替自己的各营各哨划定区域,把兵撒开,决不许有一个长毛,从防区内走脱!”

“逸轩,”华尔先承了军令,才又开口说道,“湘军在内线围城,我们却是在外线堵截,就算有从江宁城里逃跑的长毛,恐怕也都落入湘军手里了。”

“江宁十三门,本朝封闭了其中四门,那也还有九个门。”关卓凡神色如常,在地图上指划着说道,“更不要说城周百里,单靠几万湘军,想做到水泄不通,那是不能够的,何况——”

何况一旦破城,以吉字大营的惯例,第一件事就是要搜掠财宝。太平天国的高级官员和将领,大多有聚敛的习惯,江宁城里,想来更是金银如海,财货如山,进了这样一个聚宝盆,谁肯后人?自然是手快有手慢无,哪里肯把精神放在搜捕残余的长毛上面。再说这么大的江宁城都打破了,跑掉几个长毛,又有什么了不起?

这番话,说得华尔目瞪口呆,连连感叹。于是大家再无异言,各自起身,准备连夜回营去分派。

“世杰,”关卓凡招呼道,“你们三个留一留,我还有话说。”

被留下来的,除了丁世杰,还有张勇和伊克桑。这是轩军最强的战力,却被布置在离城最远的方山,三个人自己的心里,也一直有疑惑。现在一留下来,知道老总有话要说了。

“洪秀全不会离开江宁。”

第一句话,就把三个人吓了一跳,互相看了看,都紧张起来,等着老总继续说下去。

“别的人,就保不准了。”关卓凡目光闪动,幽幽地说,“不管是什么人,如果从江宁逃脱出来,向北是长江,向东是轩军淮军,向西是鲍超和张运兰的湘军,都无路可走,就算走得脱,也无人可以接应。”

三个人听了,更是惊疑不定——如果是寻常的长毛,能逃得出来就是好的了,又谈得上什么接应不接应的?

“只有向南,往江西去,那里还有‘侍王’李世贤的十几万人在等着。”关卓凡压低了声音说道,“从江宁往江西去,必过方山,这一条华容道,你们给我守好了!”

连华容道都比出来了,那么谁是曹操?原本坐在椅子上的三个人,知道事关重大,一齐站起身来承令。

“我还是那句话——不管逃出来的是什么人,也不管有多少人,必须全数擒获,不许有一人走脱!”关卓凡向后靠在椅背上,面色凝重,眼光从三个人的脸上逐一扫过,“你们三个,都是我从城南马队带出来的老弟兄,必不致误了我的大事。”

(三更奉上)

*(未完待续。。)
                >show_style();
                  >show_style2();
                
  style="font-size:12px;"  href="/xiaoshuo/13/13718/3853846.html"    id='pager_prev'  ss='pre'>上一页      href="/xiaoshuo/13/13718/"    id="pager_current"  ss="back">返回目录      href="/xiaoshuo/13/13718/3853848.html"    id='pager_next'  ss='next'>下一页

  type="text/javascript"  src="/new/js/pagebottom.js">
                
                  >show_style3();
            

  https://www.yakuw.com/shu/13279/28284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akuw.com。雅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akuw.com